《小偷家族》是对日本社会问题的一次拷问

2019-11-21 16:15:34   来源:网络

      

盗贼家族的导演是是枝裕和,他在早稻田大学毕业后拍摄了一些电视特写纪录片,主要涉及严重的社会问题和边缘传记,并在这部电影的视听美学中延续了他严肃、深刻、充满活力的纪录片美学风格。

在这部电影中,面对剧组人物的拍摄,角色的构图设计非常巧妙。在室内场景的构图设计中,窃贼家族成员几乎采用了叠加和笼聚的方法,即以人物为前景或放置为后方场景,不仅具有场的深度概念,而且是家庭团聚和非传统亲属关系概念的隐喻。此外,影片的光线处理也更多地利用了暗光,唯一的亮光来自沙滩戏场景,也是电影中最经典的盗贼家庭形象之一,在光线与黑暗之间的强烈对比中,似乎更有可能触碰观众内心的敏感神经。许多评论都比较了志玉和小泽一郎的形象风格,但不同于一郎创作的秩序和严谨,志玉的自然主义和杂乱无章的现实也给电影带来了另一个层次的高层次意义。?

虽然小津安二郎一郎、是枝裕和和大多数枪击案都是关于家庭问题的讨论,但他拍摄的是基于传统家庭构成的更为琐碎的传统伦理讨论。在小偷家庭中,正是是枝裕和重建了家庭的概念,即家庭作为社会的边缘产物被分离和处理,导致了人类自然和社会超越传统观念的思考和讽刺。

当祥泰在公共汽车上默默地谈论他的父亲时,人性的美战胜了血缘的束缚,真爱和枷锁常常被隐藏在不情愿的表情和对错的话语后面。当阿芝追赶大巴时,它是对血缘关系最好的行动解释,唤醒了人性的良知,以下决心奋斗至死。同时,人性的不可避免的复杂性也使主题从横向思维向纵向深入分析跳跃。当湘台被送进医院后,窃贼家庭也纷纷放弃了这一观念,这是迫于现实社会条件的无奈,也是更现实的利益表达也是小偷家庭的关键因素。最后,在对现状的思考之后,湘台有意制造麻烦的选择可能是一种理性的选择,也包括对爸爸阿智的背叛行为的感性报复。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志于和的其他作品无人知晓也是以日本社会的真实事件为基础的,但两者之间存在着细微的差异。没有人知道可能有更多的空白设置。志宇和我也说过,在没有人知道中,思维的力量更多地从观察者的角度转移到观众身上,因为导演既不是法官,也不是神。但是当小偷一家的信上说:有孩子是父母吗?当问题更多的时候,也许更复杂的是我自己的问题,在这个小偷家庭中,是小偷家庭,可以选择站起来说自己的声音。

在电影意识强烈的作品中,窃贼家族是日本的尖锐写照和折磨,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真正的揭露往往比虚无更有力,因为它往往为改变增添了更强的催化剂。在日本逐渐淡化亲属观念的社会形态中,影片中人性的美和复杂性是对冷漠心灵的反击和觉醒。

上一篇:黄渤分享爱情观:很难真正看清自己身上的情感

下一篇:最后一页